logo 当前位置: 北京信息网 格林凯尔-舌尖上的安全——放心农业中国行:高山云雾茶山情

格林凯尔-舌尖上的安全——放心农业中国行:高山云雾茶山情

时间:2015-11-24 16:27未知 我要投搞

 格林凯尔水溶肥公司携手山东电视台农科频道《乡村季风》节目组,投资并参与拍摄《舌尖上的安全——放心农业中国行》。并在2015年9月第七届中国新农村电视艺术节颁奖典礼上斩获优秀对农电视作品一等奖!

本节目历时一年,走进湖北、云南、福建、内蒙古、新疆、山东等全国二十多个省份,采访粮食、蔬菜、水果等多种农产品生产基地,以食品安全为主题,展现农产品从源头生产、到储存加工的全过程,让观众看的明白,吃的放心。同时选取中国在发展绿色农业、现代农业方面的典型人物、典型基地、典型产业,以纪实性专题片的拍摄模式,展现各地在食品安全方面好的经验、做法,探讨中国食品安全新思路。

格林凯尔带您寻遍中国安全农产品,关注农业,关注绿色,关注健康!格林凯尔——值得信赖的水溶肥公司

图为:格林凯尔水溶肥公司-舌尖上的安全放心农业中国行:高山云雾茶山情视频截图

格林凯尔·舌尖上的安全——放心农业中国行:高山云雾茶山情

记者 韩立民,车朝帅 徐鹏

南涧县位于云南省西部,大理白族自治州南端,是云南著名的茶叶之乡,这里地貌复杂,正所谓,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南涧县茶叶面积近十万亩,茶园海拔普遍在1700-2400米之间,属于典型的高海拔茶区。

陈怀冀:“我们右手边这座山,就是凤凰山,属于无量山系里面的一座山,(无量山)是东西横向的一座山脉,我们云南六大茶山山系之一。”

陈怀冀,台湾台南人,祖籍山东,来云南已经十多年的时间,自从几年前在南涧县凤凰山承包茶园,这条进山的路他不知走了多少遍。

陈怀冀:“这两年干旱,(茶叶)产量还是降低很多,少了很多,种茶,茶叶就是需要雨量,没有雨量,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怀冀:“小弟。”

“陈总。”

陈怀冀:“辛苦了,辛苦了。”

陈怀冀:“怎么样,最近茶山下雨了吗?”

“下啦。昨天下,前天下,这几天都在下雨。”

陈怀冀:“茶园去看看,走。”

陈怀冀毕业于台湾嘉义大学农学系,毕业后一直在台湾从事与农业相关的行业,上世纪90年代初,他放弃了在台湾四平八稳的工作,只身来到大陆,一是看重大陆经济发展的巨大前景,二是因为故乡在大陆,很多亲人还在山东。

陈怀冀(云南省南涧县碧溪乡凤凰山茶场):“山东感情铁定是很浓厚,因为老家亲戚都在那里,父辈只有父亲一个人去了台湾,还是知道根是从那里来的。”

经过十几年的打拼,陈怀冀在大陆的农资事业干得风生水起,他也亲眼见证了祖国的农业从落后到高速发展的整个过程。

陈怀冀:“我们祖国大陆,高速发展的整个过程,全世界都看到的,就发生在这个地方,就是从血缘关系上来讲,同宗同源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来讲,或者作为一个华人来讲,大家都是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

2006年,陈怀冀出资500万元,承包下了位于云南省南涧县的1200亩茶山,建起了自己的茶园。

陈怀冀:“就是因为看到祖国经济高速的发展,大家会考虑到喝好的东西,安全的东西,尤其在最近这几年,我们从事的这个东西能够提供给消费者更安全的(产品),这也是希望,也是一种理想,是可以达到的,既然可以做到,那我们为什么不做?”

之所以选择云南,选择种茶,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陈怀冀看中了这里的环境,他说当他第一次来到茶园时,一下子就爱上了这里。

陈怀冀:“心情就是很激动,第一次来看的时候,它属于我的该有多好,我们这个大环境来看,它那个山脉,一层叠一层的,往后面推的话,还都是茶山,这里的茶叶基地是最好的。”

陈怀冀:“最高处看的话,大概是两千三百多,山脚下有一个水库,其实我们这个茶山,也是水源保护地。”

俗话说高山云雾出好茶,置身这片茶园,更增加了一份切身感受。

陈怀冀:“茶叶的品质跟湿气和雨量会有很绝对的关系,太干了以后,第一个产量不行,就是因为它雨量的关系,山里面有雨量,自然会起雾,相对湿度自然会高,养育它这个茶叶的品质,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古话讲的高山云雾出好茶,应该是这个道理出来的。”

陈怀冀承包的茶园,始建于1975年,茶园的树龄已经接近四十年,对于有些品种来说,树龄高意味着产量降低,茶树活力弱,但对于老陈的茶树而言,树龄高却成了优势。

陈怀冀:“这是云南本地的大叶种茶,它的叶子就这么大,可以长这么大,甚至更大,在西双版纳原生种的茶叶,可以长到这么大,但到了我们这里,因为海拔高,冷凉,冷凉以后慢慢退化,叶子慢慢缩小,这是经过几十年的进化,才会变成这样,它的(口感)厚度会更醇厚,回甘会更强烈,比小叶种更强烈,强烈多啦,你像这个树头,一般的茶树,小叶种不可能这么粗,年份越长,对于普洱茶的原料,等级越来越高。”

中国是茶的故乡,中国人饮茶,从神农时代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四五千年的历史,而中国茶树的起源,就在云南这块神奇的土地。这里孕育出了中国最古老的茶树,离陈怀冀茶园几公里之外,就有这么一片老茶树。

陈怀冀:“这棵茶树如果要考证的话,至少要有两三百年,这棵茶树,当地人七八十岁的人,七八岁记事的时候,就看到了,小时候就有这棵树的存在了。”

陈怀冀:“我一个人都抱不住,铁定要两个人抱,一般这种茶树的采收,其他地区在采这种茶树的话,因为它很高,会比较麻烦一点的是什么,老百姓会懒得搭架子上去,他就直接用砍的,用砍把树干砍下来,再摘那个芽头,古树茶制作的红茶,山野之气浓烈,喝下去苦涩,但回甘迅猛,很快满口都是浓浓的甜香,由于古茶树越来越少,所以这些年价格也水涨船高。

陈怀冀:“这种茶叶,铁定受欢迎,比我山上的台地茶,要贵个几倍,上万块钱(一斤茶叶)都见过,我们讲厚度,就是它的回甘,回甘非常强烈,甚至有点发苦,但是那种苦,不是苦涩的感觉,因为数量很少,所以相应的价格高一点。”

陈杨凤,58岁,是这片老茶树的主人,她的茶园管理相对粗放,遵循古法,不用半点农药化肥,故而产量极低,但这恰恰是陈怀冀所看中的。每年老陈都会从她这里收购古树茶进行加工,

记者:“平常采茶就这么采吗?”

陈杨凤:“就是这样。”

记者:“每年这棵树能采多少茶?”

陈杨凤:“每年采好几次,春茶六斤。我嫁过来的时候,就有这么大,很可能更高一点,(当年)我的老父亲给我说,你把茶籽摘下来,摘在这里一口袋,我的老父亲抬下去,育出苗来,教村里那些年纪轻的人,种茶树,我给你们茶秧,现在这里家家户户有茶可以卖。”

人和老茶树之间的故事,在时间的流淌中慢慢发酵,代代相传,渐渐演绎出一段亲和的情感。

陈杨凤:“老板来过几次。”

记者:“说什么?”

陈杨凤:“他说让卖给他,没有卖,一万块钱没有卖,我老公回来说我是脓包婆,你卖掉,我说不卖。到时候我家孙子、孙女大起来的时候,我家奶奶又这么一棵茶树,如果我家奶奶卖掉了,我背不动那个包袱(埋怨),我就不卖啊。”

陈怀冀承包茶园后,也一直遵循着最传统的管理模式,用心去管理着这片茶园。

陈怀冀:“云南的野生茶,放在那里自己生长,学习我们老祖宗的做法,茶就是茶,不要刻意违反植物茶树的自然生长过程,就够了,它出来的叶子,那品质就天成了,我们采用有机栽培,我们的产量并不高,产量非常低,春夏秋茶采下来,总产量不会超过十五公斤,我只要多施用一点化学肥料,产量自然就起来了。但是这不是我们愿意做的,还是要凭自己的良心做这个事情。”

这些年有些地方的农业,出现了食品安全的问题,在陈怀冀看来,最根本的原因是农业的从业者对自然干预过多,在老陈的茶园茶树是主角,茶树与周边的一草一木,一花一虫,是一个和谐的整体,他认为不能单纯为了追求产量,而采取化学的方法除草、施肥、撒药,如此功利的结果,生产出的茶叶,并不是自然的茶,也丧失掉了茶叶,那种最原本的甘醇,让农作物回归自然,在产量和品质之间,找到最合适的平衡点,是他所坚持的农经。

陈怀冀:“真正有问题的是什么地方,化学肥料的狂施,土壤肥力的消退,消退了以后,造成了植物吸收了氮肥,在我们的叶面,产生了亚硝酸障碍,我觉得这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他接手茶园,也是想通过自己的亲身实干,把这种自然纯朴的管理理念,影响周围更多种植者,在自然和人工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陈怀冀:“我这条路上来,这里是第一家,我们往里面走,里面还有很多自然村,还有很多茶园,我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带动,有一个示范作用,最少要达到绿色标准,甚至能提升到有机标准。我想也能够带动我们里面的老百姓致富,这也是当时承包的时候,政府把茶山,交给我们的一个期许。”

陈怀冀:“春天,做田间整理;夏天,草必须人工铲除,除草剂自然会影响到我们土壤的理化性质,稍微喷到茶叶上,自然会产生残留,这个我们不会采用的;到了冬天,要冬剪,把茶树剪平,剪平怎么样,它到明年的春天,它可以长更多的芽出来。”

接手茶园的近十年时间,老陈一直用这种自然的方式,去管理茶园,渐渐地茶园的土壤,也发生了变化。

陈怀冀:“(土壤)非常疏松疏松,随便扣一下,就下来了,土壤的物理性,有机质含量高,通气性好,有机质高的时候,保水性自然也就好,这几年云南大旱,很多茶山因为干旱死掉了,但是我们的茶山没事。你现在看到的这个是今年年初的冻害。”

被茶亲和,与茶相携,陈怀冀的所思所想,正是茶的本源,自然,茶叶呼吸过纯净的空气,品味着云雾中的甘露,在茶园安静的生长,后经水与火的淬炼,一碗茶汤,呈现出苦尽甘来的韵味。

记者:“您第一次(炒茶)闻到这种香气,是什么感觉?”

陈怀冀:“收货的感觉,收货的喜悦。我经常对我的朋友讲,喝这个茶,闭上眼睛,去想想高山云雾的那种感觉,它那种口味,那种口感,舌尖上舔尝清晨第一滴露水,刚出来的第一滴露水,我想那种意境是一样的。” 

 

一杯香茶,口留余香,陈怀冀说是经营茶园,让他对食品安全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对放心农业有了自己的践行,按中国汉字的书写方式,茶是人生于草木之间,一片茶叶,一缕清香,在这片高山云雾之中,陈怀冀用实际行动,表达着自己对自然的一份尊重,对内心的一份坚守。